北京古刹体验活动吸引众学子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3年级学生朱彧1日来到位于北京西郊凤凰岭的龙泉寺,放下手机、远离因特网,体验佛教寺院出离尘世的生活。 

 

这是一场无需交纳费用的公益活动。自因特网上提交一份报名表,北京、南京、西安等中国各地乃至来华求学的外国学子300多人踏入这一古刹。 

 

朱彧之所以没将国庆7天假期安排作一次旅行,是出于对“佛教究竟是什么”的强烈好奇。这个北京本地青年以前从未参与过佛教的法会等宗教活动,他说,在寺院停留6天5夜、直观了解那种非常不同的生活,这样的机会“意义更大”。 

 

穿上寺院提供的灰色义工服,背上备有纸笔及寺庙徽记的背包,跨进山门的一刻就必须践行寺院中出家人的许多规矩。在相对封闭的时空中,朱彧和他的“同修”们每天4时起床,完成早课、静坐,上午要听法师主题讲座、观赏一部相关的主题影片;下午投身实践,体验身边慈善、田园劳作、重阳孝亲。 

 

2日上午,在禅兴法师以“生命宗旨”为题的演讲完毕,寺院安排学员们观赏《孔子传》。一位年轻的女学员王萍萍在其心灵日记中描述对功课的感受:“孔子很有礼,包括对自己的弟子以及和自己意见不同的隐士,他又非常执着,虽然不为很多人理解,却不改变本心,一直坚持自己。后来对中国造成如此重大影响,如果我们确切知道一些事是正确的,一定排除万难,坚持下去。”

 

除此,寺院还安排观赏影片《暖春》(讲述孤儿寻家的中国故事片)、《地球公民》(揭露当今人类如何大规模屠杀、虐待动物的美国影片)以及《前世今生》(改编自法国女作家西蒙·波伏娃小说《凡人皆有死》的欧洲电影),分别对应“生活的意义”、“生存的方式”和“生死的问题”的主题。 

 

龙泉寺方丈学诚法师接受中新社记者访问时说,在寺中安排体验式课程,是要让现代人躁动疲惫的心静下来,感受传统中国人的生活形态。 

 

这位1966年出生、24岁起先后担任福建广化寺、陕西扶风法门寺及北京龙泉寺方丈的知名僧人,现在还兼任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副主席。关于中国青年精神层面的状况,学诚法师认为,现代生命在网络时代面对非常多信息,加上家庭溺爱、衣食无忧,他们对人世间现实困难认识不够;而了解并认同传统文化这一中国人的精神纽带,将有助于青年适应现代文明。 

 

他希望,通过年轻人更加喜闻乐见的方式介绍儒、释、道在内的中华传统文化,让现代人就“什么才是积极健康的人生态度”作一思考,让内心的力量得到培养。 

 

朱彧和他的“同修”、在北京一所民办学校学习软件开发的山东青年王亮对于寺院生活体验都给予“超出预期”的评价。朱彧说,“食不言,寝不语”的传统规范、“佛家一粒米,大如须弥山”这样提倡不浪费的理念都是不用论证的道理,但确是社会、当代人亟缺的传统礼仪。王亮说,他在校园中做分包软件开发的小生意,来到寺院是想帮助别人、广结善缘;法师有关“利他”精神的一句话打动了他,“痛苦的来源是爱自己,快乐的来源是爱他人”。 

 

朱彧对于龙泉寺吸引北京高校、科研机构许多卓越的学子、大学教师前来皈依充满好奇。在与多位曾拥有北京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等高等学历的法师坦率交谈的过程中,朱彧对于他们出家的过程有一定程度的理解。他说,其实法师们开始时都是普通人,只是在慢慢理解佛法的过程中选择了适合本心的道路。 

 

龙泉寺,始建于辽代应历初年,距今有1000多年历史;在抗日战争时期,这座古刹逐渐衰落,直至2005年再度开放为佛教活动场所。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学诚法师被迎请前来住持寺院,僧团由初期3、5人逐步增加到如今100余人;严格的戒律、和尚的博客及英、法、韩、西班牙等多语种法会是其特点。学诚期许龙泉寺能够成为一座具有国际化、社会化、现代化特色的中国佛教寺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