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访龙泉寺

  吃过中饭,义工们扛了锄头、铁锹去寺里的菜园子里翻地,收了上一季的菜。


 


龙泉寺在北京名气不小,尤其是在高校圈子里,若是提及,便有这样的描述:就是那个有很多学历很高的法师的地方吧?


关于名字的渊源,《光绪昌平州志》载:“神山,一名神岭峰,亦名驻跸山。”神山头下有一泉曰“龙泉”,寺以泉名。


当然,关于这所千年寺院也少不了一些佳话。


康熙十九年(1680年)十二月下旬,清圣祖玄烨在郊游路上天色已晚,又正逢雨雪,一行人马趋至龙泉寺中,受到方丈等热情接待,并展纸求字,玄烨题“石鼓传声”墨宝,后刻在观石山,此事被记述在《昌平外志》中。玄烨写下《龙泉寺》诗:“狭径才容骑,香台欲起龙。悬崖千仞落,断碣百年封。泉细通幽壑,庭深暗古松。临高一骋望,积翠蔼重重。”


每一个周末,龙泉寺都会特别热闹,参佛的,上佛学课的,做义工的,体验传统文化的,纷至沓来,单从寺院斋堂里用餐的人数就能明显感觉出来。


那一日,中饭配了小点心。做点心的法师,前一日我才见过,那时,他正忙着和面,烘烤桃酥。法师年龄不大,之前在中央美院念的大学。寺里的法师,亦有不少是来自清华、北大等名校。寺里的饭菜虽寡淡,但在营养搭配上却很讲究,主管厨房的贤喻法师告诉我,佛家典籍传承了素食养生的文化,这是他学习的来源,每周的菜谱打量着换。他整理的关于素食文化的资料,寺里还打算向外推广,让更多的人受益。


那一日,寺里请来中央财经大学的教授给法师们和义工们做讲座,寺里的多媒体教室可以同步听到,这在寺里也不是新鲜事儿。讲座是这里时常有的活动,会请到一些领域颇有研究的学者讲解经济、文化等方面的社会热点。寺院虽建在山上,但并不封闭,有龙泉之声官方网站。方丈学诚法师的博客和微博同时使用英、法、日、俄等8个语种进行传播。多语种义工姜东耀2009年辞掉了高薪的投行工作,专职到寺里来做多语种的翻译。我对他说,在一般人眼里,这样的选择会比较难。他呷了口茶,用《心经》里的一句话作答:心无挂碍。听他讲修习后的内心变化,那种自在不是我能体会的。寺里的法师也并非只是诵经、做法事,古时候,高僧云游的传统在现代用另外的方式表现出来,游学便是其一。贤世法师学习日语已经有一年半,这些都是为将来直接与日本佛教交流做准备。2009年,他曾经去台湾访学,那次的经历让他更认识到佛学在推动社会公共事务中的作用。他说,台湾佛教界对社会议题很关注,公共教育、医疗、文化、慈善以及社区服务等事业,他们都会积极参与。


夜里,下了雨;第二日,寺里大树下,义工们又集合了,给地里施肥。